關於部落格
  • 118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友聯產險二代出頭

時報周刊   / 報導/夏幼文 攝影/周慶輝

友聯產險總經理王事展的兩個兒子,王令之(左)、王令傑(右)已經跟在父親身邊磨練。
十月底的兩岸三地保險業交流與合作會議中,有兩個年約三十歲的友聯產險員工忙進忙出,他們倆是兄弟:哥哥是航船處經理王令之,弟弟是總經理特別助理王令傑。這兩年,兩兄弟跟著父親王事展學習經營產險。哥哥王令之說,現在力霸集團王家的六年級生是由他當班長,弟弟則是他的「打拚伙伴」。 王事展比王又曾小十歲,在王令之兄弟的記憶裡,父親很少告訴他們關於力霸王家的家族故事,也不常談到力霸集團的事業,因此兩兄弟對於家族事不太懂,對於大伯父王又曾更是陌生;即使長大後,也多半是從報章雜誌上看到伯父的新聞,其中也包括伯父的八卦緋聞。 孩提時,家裡有客人和父親談事情,王令之會在一旁似懂非懂地聽著,幾年下來發現做生意挺有趣的,也讓他興起當商人的念頭。在台灣讀完台北美國學校後,王令之就到美國讀大學。民國八十七年下半年,王令之接到父親的來信,這是父親第一次寫信給他,內容大約是寫著父親已年邁,希望他能回到台灣幫忙等。不過因為王令之不太懂中文,所以他花了兩、三天的時間勉強念完父親寫的兩頁家書,才確定上面寫的和自己理解的意思一致。 剛到友聯產險報到時,第一個星期就被父親帶著到北京開會,在會議場合中,放眼望去全都是一些可以作他叔叔伯伯的前輩,跟他同年紀的年輕人很少。 因為中文不太靈光,王事展將王令之安排到國外部,擔任市場研究員。當時只有他一個市場研究員,除了要研究國內外的保險市場外,他還是個翻譯官,公司對外的翻譯工作也是由他擔任,包括年報裡的英文部分也是他負責撰寫。 在國外部三年半後,王事展就把王令之調到航船處磨練。在航船處的日子,王令之就上了第一線。他常常跟著同事一起到高雄等地去和漁民談產險,同事都會跟漁民客戶說著他聽不太懂台語。至於喝酒談生意,王令之說,談生意他沒問題,喝酒有同事會幫他擋,同事也教他喝口酒含在口中趁客戶不注意,就轉頭吐掉,這樣才不會生意還沒談成,人就喝掛了。王令之說:「現在的經驗是以前在學校從沒有教過的,很有趣。」
王事展(中)還沒有想到交棒的問題,只希望給兩個兒子機會,學習自立。
力霸王家第二代是否有壓力?
談到喝酒,坐在一旁的弟弟王令傑笑著說,現在兩兄弟還沒有遇到很刁的客戶,算是很幸運。今年二十九歲的王令傑,是王家第二代中的僅剩二個的單身漢之一(另一個是王又曾小孩王令興)。王令傑會回台灣,完全是因為美國發生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當時人在紐約的王令傑親眼看到雙子星大樓崩塌。遠在台灣的父親立刻寫了一封家書給王令傑,告訴他美國並不安全,趕快回到台灣比較保險。 就這樣王令傑辭去美國的工作,回來台灣當父親的特別助理。王令傑和哥哥一樣,從小也是讀台北美國學校長大,接著到美國念大學。王令傑說,他在台灣時感覺像是住在台灣的美國僑生;到了美國後,又覺得自己是華裔美籍。不管在台灣或美國都有文化溝通的距離,這個經驗是許多企業第二代共同的成長經歷。 他們的生活圈大多數都是台北美國學校的同學,不然就是在美國很多年,回台灣接棒的企業第二代。王令傑是YEO(青年執行長協會)的成員,常常會參加YEO辦的活動。兩兄弟回來台灣的時間差三年,不過所經歷的差不多,包括看台灣的連續劇學中文;王令傑說甚至打趣說,感謝錢櫃KTV讓他的國語突飛猛進。 剛開始回台灣時,兩人的英文都非常好,但現在兩人都覺得英文有些退步了。王令傑的擇偶條件仍堅持必須英文流利,因為有時講話講急了,他就會用英語表達,另一半總要聽得懂。 問兩兄弟作為力霸王家第二代是否有壓力?兩兄弟看看了彼此,異口同聲說:「不會!」因為他們不是焦點,伯父王又曾那一大家子的壓力比較大。 王令之期望,未來的友聯產險可以朝向類似蘇黎世與安聯這類保險集團的模式發展。但對於兩兄弟來說,現在談未來規劃還有點早,因為他們還是保險業的新兵,還有好多的考驗等著他們去闖。
學太極拳的王令僑是王令之、王令傑兩兄弟的堂兄弟,三人常聚在一起。(焦正德攝)
練拳當拳靶,老哥扁老弟
如果問友聯產險的員工關於兩位公子的事,他們會反問:「你是要找有兩個孩子的,還是要問有養西施犬的?」王令之有兩個兒子,大兒子的模樣就像他小時候的翻版;王令傑的愛犬Buddy現在是友聯產險的明星狗狗,友聯的寵物險就是以Buddy當廣告模特兒,一砲而紅。 友聯產險的員工都覺得天生娃娃臉的王令傑,實在看不出來快要30歲了,問王令傑他是如何保養的?王令傑推推眼鏡說:「在美國時曾跟著一個上海來的氣功師傅學過3年太極拳,但是回到台灣後,卻都荒廢了,現在如果要打太極拳,恐怕要重新拜師學藝。」 王令之和王令傑的個性不太一樣,這點從兩人對運動的喜好不同就可看出,弟弟是學氣功,哥哥是學拳擊。高三暑假時,哥哥王令之報名參加拳擊社,常常需要對打的對手做練習,弟弟當然是最認命的人選。就這樣,王令傑常常被哥哥的左勾拳、右勾拳打得鼻血直流。不過,王令傑最慶幸的是,哥哥只學了一個暑假的拳擊,就不練了。 本文章由「時報周刊」授權刊登,更多內容請見本期時報周刊

資料來源 摘自: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

資料來源 :1758網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